<i id="p531l"><form id="p531l"></form></i>
<cite id="p531l"></cite>

<cite id="p531l"></cite>

            <cite id="p531l"></cite>
                <ins id="p531l"><th id="p531l"><ins id="p531l"></ins></th></ins>

                集佳代理拉菲酒莊訴“拉斐水岸”樓盤商標侵權判賠500萬創新高

                2022-01-26

                  近日,集佳代理的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以下簡稱“拉菲酒莊”或“原告”)與懷來利世鴻亞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懷來利世鴻亞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北京利世鴻亞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統稱“被告”)侵害商標權糾紛一案,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一審、二審均認定,被告在樓盤名稱、樓盤營銷中心等處、以及相關廣告宣傳中使用“拉斐水岸”、“CHATEAU LAFITE”、“拉斐”等標識的行為侵害原告第33類“LAFITE”、“拉菲”馳名商標專用權,并判賠500萬元。該案判賠額為目前可公開查詢的樓盤名稱商標侵權案件中的最高判賠額。

                 

                  一、基本案情

                  拉菲酒莊(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是法國五大頂級酒莊之首。早在20世紀80年代,國內相關刊物即開始介紹拉菲酒莊的“LAFITE”葡萄酒產品。自20世紀90年代,拉菲酒莊的葡萄酒產品正式進入中國大陸市場。經過長時間的宣傳和使用,拉菲酒莊的第1122916號“LAFITE”商標、第6186990號“拉菲”商標在全球以及中國大陸的葡萄酒行業已享有極高的聲譽,其中“LAFITE”商標曾多次作為馳名商標在商標行政程序、行政訴訟、民事訴訟中受到保護,“拉菲”商標也曾被認定為馳名商標獲得跨類保護。

                  三被告分別在涉案樓盤小區大門、小區配套設施及微信公眾號等相關宣傳活動中、在涉案樓盤北京營銷中心墻壁、樓梯扶手、沙盤、樓書、一次性紙杯等處、以及在官網顯著位置、相關宣傳視頻廣告中突出使用“CHATEAU LAFITE”、“拉斐水岸”、“拉斐”等標識。

                  拉菲酒莊認為被告的上述行為侵害其注冊商標專用權,向北京知產法院提起訴訟。北京知產法院認定侵權成立,并判令被告停止侵權、銷售影響、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500萬元;北京高院維持原判。

                 

                  二、案件分析

                  第一,關于樓盤名稱是否構成商標性使用的問題。本案被告稱其樓盤名稱的使用是介紹、宣傳、指示樓盤地理位置的合理使用。然而,在最高院審理的(2013)民提字第102號“星河灣”案、北知審理的(2017)京73民終798號“大悅城”案等案件中,法院均認為樓盤的名稱事實上起到了識別該樓盤的作用,其實質也屬于一種商業標識,樓盤名稱的使用屬于商標性使用。此外,集佳律師也結合“百家湖”等案例論述了合理使用應適用于樓盤名稱所包含的文字為他人注冊商標中的地名等情形,本案被訴侵權行為不符合“合理使用”的抗辯情形。一審法院、二審法院均支持了集佳律師的主張,認定在樓盤名稱等處使用的被訴標識,具有指示商品或服務來源的作用,屬于商標性使用。

                  第二,關于馳名商標跨類保護的問題。本案中,拉菲酒莊主張的商標核定使用在第33類“含酒精飲料”等商品上,而被訴侵權行為系在樓盤名稱、小區配套設施、樓盤營銷場所、以及相關宣傳推廣中使用被訴標識,參照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關于“商品房”如何確定類問題的復函》(商標函[2003]32號),被訴侵權行為應落入第36類不動產管理和第37類房屋建筑等服務,因此本案涉及已注冊馳名商標跨類保護問題。集佳律師在訴訟過程中主要從“混淆”和“淡化”兩個方面來闡述了被訴侵權行為對拉菲酒莊作為已注冊馳名商標權利人利益的損害。

                  一審法院僅結合原告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馳名商標在被訴標識商品對應的相公公眾中的知曉程度、標識近似程度和商品關聯程度、被訴標識的具體使用方式等因素,認定被訴侵權行為構成跨類混淆。至于被訴侵權行為是否減少原告馳名商標的顯著性、構成商標淡化的問題,一審法院并未予以評述。

                  二審法院肯定了一審法院從“跨類混淆”的角度認定被訴標識的使用行為侵犯拉菲酒莊的馳名商標專用權并無不當,同時還結合馳名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相關公眾的重合程度、標識的近似程度、被告突出樓盤項目的葡萄酒和紅酒等因素,認定被訴侵權行為足以減弱馳名商標的顯著性,由此完整地支持了拉菲酒莊關于“混淆”和“淡化”的主張。

                  第三,關于損害賠償額的問題。為證明被告可能的侵權獲利,集佳律師一方面搜集了大量證據,包括懷來縣房地產交易所關于被告商品房買賣數據的查詢報告(證明涉案樓盤的備案銷售金額達30.6億元)、中國房地產統計年鑒(證明房地產平均利潤率約10%)等;另一方面還固定了被告突出宣傳涉案樓盤的紅酒主題、“拉菲”葡萄酒般品質的相關證據,著重強調被告在宣傳和銷售涉案樓盤過程中依傍拉菲酒莊知名度的惡意。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被訴標識在涉案樓盤凈利潤中的商標貢獻率無法確定,因此綜合考慮原告所主張商標的知名度、被告攀附拉菲酒莊商標知名度的主觀惡意、被訴侵權行為持續時間、被訴標識對涉案樓盤銷售的促進作用、商品房影響購買因素的多樣性等因素,酌情確定經濟損失480萬元及合理支出20萬元。

                  二審法院則認為商品房作為大宗特殊商品,樓盤所處地域、周邊環境及配套設施、交通情況、樓盤開發者的信譽和實力、房屋質量、銷售價格等因素對于消費者最終購買房屋更具有決定性作用,而商標標志在商品房銷售中的貢獻和作用通常較為有限,當然,二審法院亦不否認某樓盤品牌經過長期經營在相關公眾中產生較強的影響力,最終維持了一審法院酌定的判賠額。

                 

                  三、典型意義

                  與以往樓盤名稱商標侵權案件相比,本案最突出的亮點在于高判賠額。樓盤名稱商標侵權案件與其他商標侵權案件不同,雖然樓盤銷售價格和利潤看似極高,但消費者選購商品房時考慮因素更多的在于樓盤的地段和品質、周邊環境、配套設施、交通情況、銷售價格等多個方面,樓盤名稱影響消費者決定選購的比重通常較小。因此,司法實踐中,樓盤名稱商標侵權案件中的酌定賠償額普遍偏低。從公開渠道查詢的判決來看,絕大部分類似案件的判賠額都在100萬以下,現有的判賠額較高的案例包括山東高院(2017)魯民終953號“華潤”案(300萬),廣東高院(2018)粵民終1425號“寶格麗”案(300萬),上述案件中的權利商標也都是享有極高知名度和市場聲譽的品牌。

                  本案判賠額能達到500萬,主要原因在于,法院在充分衡量影響消費者購買商品房的多重因素的同時,也考慮到了拉菲酒莊的“LAFITE”、“拉菲”商標極高的美譽度和知名度,被告極力將涉案樓盤與法國、紅酒等要素相關聯的攀附惡意等,認為被訴標識對涉案樓盤銷售起到一定促進作用??梢?,本案既考慮到了樓盤名稱商標侵權案件的特殊性質,又較為充分地維護了拉菲酒莊作為馳名商標權利人的利益,同時也彰顯了打擊惡意侵害知識產權,強化知識產權保護,優化良好營商環境的司法政策。

                 

                相關關鍵詞

                精品一卡二卡三卡四卡分类,精品1区2区3区芒果,,24小时免费资源在线观看,我的好妈妈高清中字在线观看,国色天香精品一卡二卡三卡,高清不卡二卡三卡四卡免费,暖暖日本免费大全,天堂网www天堂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