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prv95"><noframes id="prv95">

    <delect id="prv95"></delect>

      <delect id="prv95"><b id="prv95"></b></delect>

          <delect id="prv95"></delect>

              <b id="prv95"><form id="prv95"></form></b>

                  <ins id="prv95"><th id="prv95"><b id="prv95"></b></th></ins><delect id="prv95"></delect>

                      情勢變更原則在商標行政訴訟再審程序中的適用

                      2022-02-18

                        文/北京集佳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李兵

                       

                        情勢變更原則最初主要適用于合同法領域。最高院《合同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六條規定:合同成立以后客觀情況發生了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無法預見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屬于商業風險的重大變化,繼續履行合同對于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或者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當事人請求法院變更或者解除合同的,法院應當根據公平原則,并結合案件的實際情況確定是否變更或者解除。后來《民法典》制定時將上述條款吸納入合同編中,即第五百三十三條:合同成立后,合同的基礎條件發生了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無法預見的、不屬于商業風險的重大變化,繼續履行合同對于當事人一方明顯不公平的,受不利影響的當事人可以與對方重新協商;在合理期限內協商不成的,當事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解除合同。自此,情勢變更原則成為正式的法律規定。

                        可以看出,情勢變更原則的制定是基于民商法體系中的公平原則,是為了避免在特殊情況下機械適用合同嚴守原則導致的顯失公平的問題,最終促進實質正義的實現。雖然情勢變更原則的引入最初是為了解決合同法中的出現的問題,但是隨著司法實踐的發展,其適用空間已經不局限于合同法領域。近些年,在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中,情勢變更原則就已經被廣泛適用。

                        關于情勢變更原則是否能在行政案件中適用,行政訴訟法并沒有明確規定。不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八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的過程中,國家知識產權局對訴爭商標予以駁回、不予核準注冊或者予以無效宣告的事由不復存在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據新的事實撤銷國家知識產權局相關裁決,并判令其根據變更后的事實重新作出裁決。這一規定是情勢變更原則在商標行政案件中適用的重要法律依據。

                        事實上,情勢變更原則在國家知識產權局的行政審查和兩審司法審查中的適用并無太大爭議。但是,由于我國實行兩審終審制,情勢變更原則在商標行政訴訟再審程序中的適用仍存有一定爭議,爭議的核心就在于依情勢變更再審改判是否會導致商標注冊秩序的混亂,也就是二審判決產生的羈束力被破壞后,第三人的利益是否會因此而受損,從而造成權利沖突。

                       

                        一、情勢變更適用的合理性

                        在討論情勢變更原則在再審程序中的適用問題之前,有必要先探究一下為什么商標行政案件中存在情勢變更的適用空間。眾所周知,我國的商標保護制度是登記注冊制,申請注冊商標應不違反商標法規定的絕對事由,并且不與他人在先取得的合法權利相沖突(相對事由)。絕對事由通常并不存在情勢變更的問題,爭議往往在是否存在絕對事由的認定標準或者證據等方面。但是相對事由則不同,尤其在基于在先申請或者注冊的商標而產生的駁回、不予核準注冊(異議)或者無效宣告案件中,隨著案件的審理,引證商標的狀態隨時可能發生變化。誠如最高院在(2016)最高法行再第16號【1】判決中所述:“由于我國商標法采取的是注冊商標審查制度,在審查期間,客觀上無法避免在此期間可能發生的情勢變化,這也是商標注冊制度設計的組成部分?!?/p>

                        顯然,與行政審查和兩審司法審查相比,這種引證商標的狀態變化之于行政訴訟再審案件并無任何不同。在商標注冊制下,一旦取得注冊商標便可以獲得專用權保護,因此,商標是一種稀缺資源。隨著商標申請注冊數量的不斷攀升,這種稀缺性會愈加明顯,加之長期存在的商標惡意搶注問題,商標權利沖突是不可避免的。在訴爭商標經歷從行政到司法審查的過程中,引證商標因決定著訴爭商標的審查結果往往也同樣要經歷這番過程。因此,本質上,這是一場時間的賽跑,只要訴爭商標的審查程序仍在繼續,引證商標的狀態歸于穩定時比賽的最終結果方能揭曉。

                        實踐中,當事人之所以因情勢變更尋求再審往往正是因時間原因未能在二審訴訟審結前及時獲得救濟。為了提高授權確權效率,我國在2013年修改商標法時對授權確權程序增加了審限的要求。后來,因為暫緩在授權確權程序中的大量適用又變相拉長了審查時間,降低了效率,國家知識產權局和法院在審查實踐中對準予暫緩的情形進行了限定。但是,效率與公平永遠是矛盾統一的。這些舉措在提高效率的同時也會不可避免地因為追求效率而無法在案件的每一審理階段都追求實質上的公平,從而損害了一些商標申請人或者權利人的利益。

                        我們還要注意到商標注冊制下的程序問題。以商標駁回案件為例,為了克服駁回,商標申請人在提起駁回復審申請的同時,往往會視情況對引證商標采取異議、撤銷或者無效宣告等行動。這種情況下,在駁回復審案件進行的同時,異議(不予注冊復審)、撤銷(撤銷復審)和無效宣告等程序也在同步進行。在目前的審查實踐中,不論行政還是司法程序,駁回復審案件的審查需時最短,而且如上所述,暫緩是有條件準予,所以客觀上很難避免出現駁回復審案件無法等到引證商標的審查結果的情況。此外,引證商標的審查結果即便對駁回復審申請人有利,其生效仍需等待國家知識產權局的公告,實踐中從生效裁判到公告通常需要數月。程序的原因造成了駁回復審案件中經常出現截至案件審理時,引證商標仍為在先有效的權利障礙這樣的表述,從而對申請商標予以駁回。

                        再審作為審判監督程序,其設立就是為了彌補兩審終審制可能存在的不足,給當事人提供最后的救濟途徑。特別是在我國商標注冊制的背景下,允許商標行政案件以情勢變更為由進入再審程序是踐行公平原則和實現實質正義的需要。

                       

                        二、非情勢變更VS情勢變更

                        必須注意到,情勢變更只是請求再審的事由之一,當事人亦可以根據《行政訴訟法》的有關規定基于其他事由請求再審。所以,當我們討論適用情勢變更原則請求再審會不會導致商標注冊秩序混亂時,需要看一下非情勢變更的再審是否也會帶來所謂的秩序混亂的問題。

                        答案是顯然的,二者并沒有任何不同。一個商標被駁回、不予核準注冊或者宣告無效后,無論是借由情勢變更還是其他事由請求再審,一旦獲得改判的結果,產生的效果是相同的,都可能造成已經終審確定的商標狀態發生變化,從而影響二審判決產生的羈束力和基于此產生的信賴利益。所以,僅討論情勢變更的適用是否會帶來商標注冊秩序的混亂是不恰當的。如果認為再審改判會導致商標注冊秩序混亂,那么要否定的是再審程序適用于商標行政案件的正當性,而不是情勢變更這個再審的事由之一。顯然,我國現行行政訴訟法和有關的司法解釋并不排斥商標行政案件進入再審程序。

                       

                        三、情勢變更的適用條件

                        在討論了商標行政案件中情勢變更的合理性和正當性后,最后問題就到了依據情勢變更再審改判是否會破壞商標注冊秩序。要回答這個問題,需要就情勢變更的具體情況做出分析。既然是情勢變更,那必然應該是之前存在的事實發生了變化,而且這種變化如果不被考慮,會引發對于再審申請人不公平的結果。再審作為行政訴訟中的例外情形和最終救濟,其判決必然傳達相應的價值取向和審判導向,其核心就是情勢變更的事由是否會導致生效的判決顯失公平。

                        仍以商標駁回案件為例,如果二審判決時基于引證商標仍為有效的在先權利障礙駁回了申請商標的注冊申請,那么理論上該判決一經生效則申請商標即歸于無效。此時,如果正好有第三人在相同或者類似商品上申請了與申請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那么該第三人的注冊申請有可能將會被核準。如果與此同時,被二審駁回的申請商標以情勢變更為由在再審程序中獲準保護,那就出現了所謂的商標權利沖突,即兩個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在相同或者類似商品上并存。

                        這個矛盾看似難以調和,但是如果從公平的角度去分析,那么仍可以得出相對合理的結論。分析的切入點就是引證商標作為在先權利障礙被清除后誰最應當受益。商標注冊制的一個核心就是先申請原則。在再審的申請商標和第三人的申請商標之間,毫無疑問的是前者申請日更早,那么在平衡保護利益時前者理應得到高于后者的保護力度。況且,實踐中,引證商標如果因異議(不予注冊復審)、撤銷(撤銷復審)和無效宣告等程序歸于無效,往往是由于再審的商標申請人采取了相應的行動,所以按照貢獻大小的利益分配原則也應當是再審的申請商標更應獲準保護。

                        此外,如果不允許被二審駁回的申請商標依情勢變更進入再審程序,商標申請人如果想尋求該商標的注冊,只能重新申請。而重新申請將主要面臨兩個問題:一是申請日期的極大延后;二是有遇到新的在先權利的可能性。這樣一來,商標申請人為尋求該申請商標的注冊所付出的一切努力將因為程序的原因付諸流水,而其他第三人反而可能因商標申請人對引證商標采取的行動而受益(實踐中引證商標所有人利用程序的時間差重新申請獲得保護的案例亦不鮮見,這樣造成的不公平可能更甚)。那么,為了維護所謂的商標注冊秩序,不同利益主體之間將出現極大的利益失衡,有悖公平原則。同時,因無法從再審中獲益,商標申請人為了保護其自身利益,很可能需要提出更多的申請甚至訴訟,所謂的穩定的商標注冊秩序也很難在此種情形下達成。

                       

                        四、結語

                        商標行政案件的審查應當追求的并不是所謂的注冊秩序的完美穩定,而是利益的最佳平衡。當情勢變更與注冊秩序可能發生沖突時,審查最應秉持正是公平這一最為重要的原則,而不必太過擔憂可能出現的秩序混亂。商標注冊制需要一定的容錯率,個別的商標權利沖突自有后續的程序予以解決,而犧牲實質正義才會使整個商標保護制度顯得無所適從。

                       

                        注釋:

                        【1】(2016)最高法行再第16號蓋璞公司與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商標駁回復審行政糾紛審判監督行政判決書

                        

                      此篇文章由北京集佳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相關關鍵詞

                      精品一卡二卡三卡四卡分类,精品1区2区3区芒果,,24小时免费资源在线观看,我的好妈妈高清中字在线观看,国色天香精品一卡二卡三卡,高清不卡二卡三卡四卡免费,暖暖日本免费大全,天堂网www天堂在线